首页 »

【15年来上海与中国】开心药房

2019/11/9 0:08:09

【15年来上海与中国】开心药房

 

“提篮买药”成沪上一景 

 

2004年2月15日,“提篮买药”的火爆场面在上海郊区出现。那天上午,上海南汇开心人大药房在南汇惠南镇开张,这是沪上知名的经济药房“开心人”首次在郊区开店。

 

媒体对此的评论是,一度引起争议的经济药房,在上海已逐步站稳脚跟。

 

此次登陆南汇的开心人大药房,由上海开心人大药房有限公司设立,总投资800多万元,药店面积达3200平方米。全场6000多个品规的药品,在国家核准价格的基础上平均下调45%。

 

大半年前的5月31日,南昌开心人大药房抢滩上海杨浦开办经济药房,因其大幅降价的平价经营模式,受到市民欢迎和各界广泛关注。

 

此时,上海“开心人”的日营业额,已从刚开业时的16万元上升到25万元,并基本保持稳定。同时,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推动下,上海“开心人”顺利通过了国家医药零售企业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还成为上海首家医保定点的经济药房。

 

面对经济药房对传统药品营销业态的冲击,上海倒是一直采取积极支持、服务和规范的态度。有关方面表示,凡符合开办条件的经济药房,今后将不受开办数量的限制,欢迎和支持外省市企业来沪发展,并且做到一视同仁。

 

同时,对大型经济药房的开设,将实行快速审批,在最短的时间内予以办理,并积极支持将经济药房纳入医保定点药房。到这一年2月份,上海已有开心人、惠源、康力等近10家大型经济药房。

 

药企药房都不高兴了

 

作为上海开心人大药房的董事长,刘俊杰记忆最深的是他们杨浦店的开业“盛景”。

 

那天早上7点多,就已有不少顾客守候在药房门口。9点不到,大门外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刘俊杰回忆说:“那天没等到进客时间,大门硬是让潮水般的市民给冲开了。”他们像在超市那样,一篮一篮地购药。

 

这样的火爆场面,是“开心人”事先没料到的。年初,当南昌“开心人”大药房决定抢滩上海开办“经济药房”时,在上海几乎举目无亲,但很快就在杨浦区药监局得以放行。

 

正是有了这样的铺垫,“开心人”初现上海就一鸣惊人———开张第一天,营业额高达16万元。在一楼进口处,一块红色的《开心人大药房部分药品实价目录》清晰地列出了100种药品的品种、规格、国家核准价和实价:市价18.4元的罗红霉素,这里仅售5.9元;市价20.9元的甘草甜素片,仅售2.8元……

 

之所以有这么大的降幅,是因为“开心人”直接从厂家或大型批发企业进货,直达消费终端。不过,药企不高兴了。在开业当天有几家药厂的人冲进药房,将本厂的药品抢购一空。

 

经济药房这匹黑马的出现,使原来开放度不高的上海医药流通市场受到强烈冲击。沪上一些国有药房也不高兴了,他们联手向部分供货药厂施压,要求停止向“开心人”供货,否则他们就停止进货。

 

利弊之争多了起来

 

从“开心人”开张那天起,王龙兴就像坐到了火山口。作为当时市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局长,他处在新老体制交替、利益格局调整所带来的矛盾交汇的最前沿。

 

半年多时间里,他三访“开心人”。第一次是在杨浦店开业当天,由于顾客太多,他最后竟是跨过栏杆才突围。那次,他的心情有些沉重。因为他不仅看到了“开心人”的受欢迎程度,也看到了“开心人”药品分类不合理、药师不到位等问题。

 

这家经济药房现身上海后,上海高层一直十分关注。药监局首先全力支持,但与此同时,王龙兴认为更要依法办事。为了使“开心人”不致夭折,杨浦区药监分局几乎天天派人上门指导,还专门开办辅导班,为其培训售货员。

 

“开心人”的出现,触动了上海一些本埠药房老总们敏感的神经。上海日夜利民大药店便在长宁区北新泾开业,这是上海开出的又一家经济药房。一直被诟病为虚高的药价,开始有所下降。有人算了一下,大半年来,全市已有600多家药店、500多种药品先后降价。

 

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对外界的表态是,上海有关部门正在采取积极措施,支持各类经济药房的开办,并在市场准入、市场监管,以及帮助、促进经济药房健康有序运营等方面给予实实在在的支持。

 

随后,“开心人”又与上海一家民营医院签订协议,准备把经济药房直接开进医院。这种“医药分离”的合作方式,不仅在上海,在全国都并不多见。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关于像上超市购物那样“提篮买药”,究竟是利是弊的讨论,慢慢多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