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拆”出来的一座座垃圾山哪里去?松江区“一条龙”处置几十万吨建筑垃圾

2019/11/9 0:08:09

“拆”出来的一座座垃圾山哪里去?松江区“一条龙”处置几十万吨建筑垃圾

一天拆违10万平方米,一片片厂区、市场被夷为平地……当前,在上海松江区,“五违四必”环境综合整治正在强力推进,一座座小山般的建筑垃圾也在快速增长。这几十万吨的建筑垃圾到底如何处置,成为了摆在松江区有关部门面前的大事。

要知道,拆违是为了让环境变得更好,可如果垃圾处理不当的话,反而会严重污染环境。建筑垃圾暴露在外,不仅粉尘影响空气质量,废弃混凝土的细粉料和可溶性酚碱成分,经风吹雨淋扩散至地下,还会污染土壤和地下水质。

量大,时间紧。目前,结合当地实际情况,松江区正在探索一套“政府引导、市场运作、长效监督管理”的建筑垃圾处置模式,并在洞泾镇和泗泾镇率先走出了一条建筑垃圾分拣利用、变废为宝的新路子。

 

临时堆放:离拆违区块近一点,离居民住宅远一点,交通运输上快捷一点

 

2016年,洞泾镇在振业路设了一个建筑垃圾临时堆放点,依照市里“建筑垃圾不出区”的要求属地化管理自行消纳。

 

去年以来,洞泾镇加大了以洞泾贸易城为首的“五违四必”环境综合整治的力度,再加上水环境整治任务,80万平方米的拆违指标,振业路的临时堆放点已无法满足需求。于是,镇相关部门立即行动,以最快的速度规划好了新的建筑垃圾临时堆放点。

 

洞泾镇选择的建筑垃圾临时堆放点是贸易城市场三区的西方停车场,占地达到75亩左右。作为洞泾镇区域环境综合整治和拆违治乱的镇级重点区块,该地块11000平方米的违法建筑在2016年已全部被拆除,成为全镇拆违治乱工作的标杆。

 

同样的难题也摆在泗泾镇的面前。泗泾将建筑垃圾临时中转处置分拣点设在了庙泾河旁一块20亩的土地上,不远处就是泗泾镇市级重点整治区块万春园。离拆违垃圾近一点,离居民住宅远一点,交通运输上快捷一点——奔着这“三个点”,建筑垃圾的临时堆放点总算有了着落。

 

从这两处选址中不难看出,出入运输方便、远离居民区、环境影响小,成为了街镇临时堆放点选址的主要考量标准。

 

泗泾镇分管副镇长姜磊告诉记者,“我们在选址上下了很大地功夫,虽然是个临时中转点,其中牵涉到各方人力、物力、财力,需要跟进运转,管理难度大、成本高。但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社会效益大于经济效益,我们一定要迎难而上。”

 

分拣处置:市场化运作,一台机器一天可分拣500吨建筑垃圾

 

堆放和分拣场所有了,那么谁来处置呢?

 

建筑垃圾种类复杂,包括有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和可回收垃圾三种。以往的人工分拣模式,在如此巨量的垃圾面前已显得“杯水车薪”。

 

于是,松江区近些年探索试验过的机器分拣模式,在各街镇开始推广使用:利用先进的技术和设备,解决建筑垃圾标准化处置和消纳问题,通过分类减少垃圾处理量、降低处理成本和减少土地资源消耗。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目前,洞泾镇和泗泾镇已分别通过招投标的方式与两家专业建筑垃圾分拣公司达成合作,正式启动建筑垃圾分类分拣处置工作。

 

日前,记者来到庙泾河旁的建筑垃圾临时分拣点上,只见,左边区块内放置有分类好的泥沙、砖块和毛垃圾,不远处几台挖掘机正在抓取垃圾,而正中间就是一台建筑垃圾分拣装置。

据介绍,分拣主要按可燃烧垃圾(包括塑料尼龙制品、小木块木屑等)、不可燃垃圾(包括沙土、砖块及混凝土块等)和可回收物(包括大型木块、金属制品等)实施分拣。

 

首先,用挖掘机抓斗加装钉耙,利用钉耙齿勾起较大的塑料袋、皮带、麻绳等可燃物,实现可燃与不可燃的初次分离;

 

其次,在分拣设备进料口设置钢筋栅栏,把体积较大的砖块、混凝土块隔绝在分拣机外,防止大型石块对分拣机的损伤;

 

然后,将建筑垃圾送入进料口后,通过传送带,首先进入震动筛选器,通过震动的方式使得其中的泥沙得以掉落下来,实现沙土与其他垃圾的分离;

 

接着,去掉沙土的垃圾进入水箱,利用水的浮力,分离出小件塑料垃圾、小型木块木屑。

 

经过以上分离过程,剩余的砖块、混凝土块、大块木料以及金属,由人工分拣后归类。

不占用空间、不污染水土,既能达到资源利用的目的,又能减小对环境的影响。这台分拣机每天分拣500吨左右。原本人工20人至30个人一天的工作量,这台机器半天不到就可以完成。

 

到目前为止,泗泾镇已通过分拣处置了3万—4万吨的建筑垃圾,洞泾镇则在5万吨左右。

 

分拣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建筑垃圾也是有‘脾性’的,不能以暴制暴,要以柔克刚。我们分拣公司要做的,就是摸清每一类垃圾的特点,研发对应的工具。现在,这台分拣机已经是第二代了,日后有需要的话,我们还会继续改进技术,相信会越分越细,越分越快。”

 

变废为宝:再利用率可达70%,谁说垃圾无用武之地?

 

一边是建筑垃圾积压成堆,另一边是施工现场“砖块难求”,建筑垃圾的供求矛盾一直存在。

 

建筑垃圾用处多,但前提是一定要完全分拣分类。一般的建筑垃圾中,大约有40%砌石砖块,25%泥沙,其余为毛垃圾和焚烧垃圾。经过分类回收后,再利用率可达70%以上。

 

作为建筑垃圾中的大头,砌块砖头被广泛用作地基。今年1月,科大智能项目在洞泾镇落土动工,砖桥贸易城5万多吨分拣后的砖块,被运送到施工现场用作施工便道,既解了施工项目的燃眉之急,又为建筑垃圾找到了“用武之地”。

 

同时,泥沙被用作绿化养护,塑料尼龙制品、小木块木屑等可燃垃圾被统一运至天马焚烧厂焚烧发电。

 

随着人工成本的水涨船高,附加值低的大件垃圾和木材鲜有人回收。社会上的废品回收站,一般只回收可再利用、经济价值高的物品,对这些附加值低的垃圾往往置之不理。

 

针对这个难题,洞泾镇创立了镇属废品回收品牌——回收宝,除了做好一般废品的回收,重点回收无人问津的大件垃圾、木块、玻璃、废旧衣物等,实现了“价格随行就市、小区定时设点、电话即招即至、上门提供服务”,解决了低价值可回收垃圾无人问津的难题。

 

洞泾镇分管副镇长吴萍坦言,“低价值可回收垃圾没人收,既影响环境又浪费资源,还增加处置成本,因此,不管是拆违垃圾也好,小区装潢垃圾也罢,都要通过精细化的分拣,让它们各就各位、各得其用,最大限度地实现垃圾资源化利用,从而有效减少垃圾处置量,改善我们的生存生活环境。”

 

监管无死角:每一处建筑垃圾都要“上户口”,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全程监控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在建筑垃圾预处理、运输规范化管理、精细深加工工艺等环节上,还缺乏统一的规范标准。标准的缺失,直接导致建筑垃圾处理和产品生产过程中的违规操作,容易产生违规拆除、随意倾倒、运输漏洒等各种不可控情况和潜在风险。

 

为了更好地进行监管,目前,松江区整治办、渣土办对本区建筑垃圾收运车辆实施规范化管理,统一制作收运车辆标识,由各个街镇统一上报、统一管理。

 

该区还联合开展渣土管理区域统筹,属地管理,通过统合政府、建设方、总包方、运输方进行现场共同核准运输体量,对每一处的建筑垃圾都“上了户口”,以街镇为单位,申报登记产生地点、预测产生量、处置方式、清运起止时间、清运企业、收运车辆号牌和消纳场所。

 

对于临时急需处理的拆房垃圾,开辟绿色通道,由各街镇予以备案,给运输方发送由区绿化市容局统一制作的建筑垃圾收运专用车辆标识,避免迂回办理。通过形成“应急处置、源头控制、联动联勤”的工作模式,强化建筑渣土管理。

 

松江区城管局副局长赵宏伟表示,“小到小区装潢垃圾,大到拆违整治垃圾,通过备案发放车辆运输证,从出门到分拣点实行全程监控,从哪儿来到哪儿去都做到心中有数。”